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偷了老师的丝袜
我偷了老师的丝袜

我偷了老师的丝袜

我是一名大学生,我从小就喜欢丝袜,以至于不能自拔。考上大学后,看到女大学生穿着丝袜潇洒地走来走去,阴茎就硬得按都按不下去。我一直梦想得到她们的丝袜,以满足我的强烈的欲望。在上数据结构时,我注意到那个老师叫应晓燕的女生,常年都穿丝袜,而且总爱穿黑色的,很少穿其他顔色的丝袜。我每次上数据结构时,就心不在焉地偷看她的丝袜,幻想能够和她亲密接触。后来,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我发誓一定要搞到她的一双丝袜。

  于是我就开始偷偷那打听她的住处,当然我做得很隐蔽,假装不经意间谈起她,也伴以一些其他话题,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真实的意图。终于,我知道她住在教师楼的四号楼1楼,这座楼全是我们学校的女老师,而且离我们宿舍很近。我的内心不禁一阵狂喜,心想终于有机会了。

  四号楼由于出口是向北的,所以晒衣服的铁丝架都在楼后面的一片地方,那里阳光充足,一般女老师都在那里晒衣服、被子等。我于是就观察应晓燕,她好像不太爱往那里晒东西。我感到很失望,因爲我从那里偷她的衣服太容易了。而且我们学校一般没人查夜,楼门也不关,晚上回来很晚是经常的事情。工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我在阳台上看见她晒衣服了!我内心一阵狂喜,吃午饭的时候,我故意从晾衣服那边走过,近距离看她的衣服,哇!太兴奋了!在上衣、内裤,还有乳罩中间有一双黑色的丝袜!你可以想象我当时内心的喜悦感,我的阴茎当时硬得能把裤子顶穿!那种喜悦是难以言表的!足有十分锺,我的阴茎才软下来!我于是做好偷丝袜的準备。

  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了,人不多,我们四个人的宿舍里也只有我没回去。应晓燕是上海本地人,所以她一直住在学校,不过她白天很少在学校。听一些熟悉的人说,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有兼职,她在外面兼职秘书的工作,收入很高。这天夜里,我一直都没睡,我就是在等其他所有人都睡了才好下手。快到晚上两点了,我提了个水壶,假装到楼下打水,其实这只是个掩护。我蹑手蹑脚,下到一楼门口,帘子掩得很严,要知道男生楼一般是不关门的。我内心别提多高兴了,我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尽量没声响地溜出楼门。然后先假装打了点水,就快步走到教师楼背面那快晒衣服的地方。哇塞!好多的衣服哦!真得感谢这几天的好天气,否则怎又会有这麽好的机会啊!我先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下,还好,空无一人,也没灯光。太棒了!我又紧张又兴奋,轻轻走到应晓燕的衣服面前……你可以想象我那时的心情,我捧起她的黑色丝袜,已经基本乾了,可惜不是刚脱下来的。我放到鼻尖一闻,天啊!我都快陶醉了!虽然洗了,但还是清楚地闻到她脚上残留的淡淡兰花香!我忘情地闻了足有几分锺,下面早就湿了一大片,简直是比上天堂还幸福的感觉!接下来,我就轻轻地把丝袜从衣架上取下来,然后装进口袋里,看四周空无一人,才放心地悄悄回到自己房间,关住门。

  那夜,我被应晓燕的丝袜强奸了5次,第二天差点都起不来床!接下来,我就装作和以前一样,什麽都不知道,应晓燕也丝毫没什麽变化,似乎就象没丢丝袜一样。我心理琢磨不透,也许她认爲是别人拿错了,再说一双丝袜,没谁会那麽在意的。过了段时间,我又想偷她的丝袜,于是就每天从阳台上观察她。终于有一天,她又晒衣服,我从阳台上看不清具体是什麽衣服,但可以肯定有黑色的东西!和上次一样,当天夜里我又溜到了她晒的衣服面前,天啊!我这次实在受不了了,这次居然有两双黑色丝袜!一双是黑色裤袜,一双是长筒丝袜!我没感大意,迅速摘下来,又迅速溜回自己的房间。当天夜里简直是消魂蕩魄的一夜,我把一只丝袜套在自己阴茎上,手上套着那双裤袜,嘴里含着另一只长筒丝袜,直到泄得精疲力尽爲止。

  这次之后,应晓燕第二天仍没什麽反映,还和以前一样。有一天傍晚,再次看见她拿了些衣服到那里晒,她挂好衣服后,向四周望了望,在她目光向男生楼看过来时,我急忙蹲下来,以免被她看到。还好,我自信她没看到我。她可能已经开始怀疑有男生偷她的丝袜了,但我强烈的欲望已经压倒一切,一心只想得到她性感的丝袜!所以我又像前两次一样,拿了个水壶下去,悄悄溜到了应晓燕的衣服前。当时,我完全没意识到危险,心里全部都是她丝袜的影子。她这次晒了一双水晶丝袜、一双长筒袜和一双裤袜,还是黑色的!拿丝袜之前我小心得向四周看了一下,就又像以前一样,捧起她的丝袜闻了起来。我闭着眼睛闻着,不同以往的是,丝袜散发着淡淡馨香竟还带着些微体温。我有些疑惑,难道她未洗过就晾出来了?正疑惑,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,"我的丝袜香不香啊?"我心里猛然一惊,慢慢转过身来。果然是她,一身淡蓝色长裙的应晓燕,脚下仍然是穿着黑色丝袜,银色高跟鞋!她高傲地盯着我,嘴角带着一种捉摸不透的微笑。我整个人脸都红透了,嘴唇打着颤,不知道该说什麽。"拿上丝袜跟我走!"她发话了,声音还是很温柔,却令我无法抗拒。我别无选择,只好跟她走了,她走的方向是体育馆,我心里忐忑不安,不知道她準备怎样。路上她一声不响,走得也很慢,我只好奴隶般地跟在后面。结果应晓燕带我来到女生更衣室,黑夜两点锺了,空蕩蕩的。

  "我真不明白,你怎麽那麽喜欢女人的丝袜啊?"她问道。我小声嘟囔着,尴尬到了极点。"你说怎麽办呀,我明天要告系主任去!"听了这话,我差点吓蒙过去,"求求你了,千万别告呀!求求你姐姐,你要怎麽样都行啊!"说着我就跪在了应晓燕的裙下。她踢了我一脚,"你懂不懂羞耻二字呀?我问你,你爲什麽还闻我的丝袜?说!"我说:"我第一次在课堂上看见你的丝袜,我就受不了了。"。她听后没吱声,我就跪在那里,动也不敢动,她笑笑说:"你真的那麽喜欢我的丝袜吗?那好,我就好好让你体会一下!"话音刚落,她就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,我猝不及防,立刻被踢倒。"躺在那里别动!",我只好照办,她露出会心一笑,靓丽的面容,洁白的皓齿,让我的阴茎又一次硬了起来。"看看你个没出息的德性!真想踢死你!"她不怀好意地说。接着,她说:"把裤子脱下来!"我爲难极了,就说:"这不好吧,求你别让我这样好吗?求你了!""少费话!"说着她一脚踏住我的小腹,一使劲把我的短裤扒了下来。我都来不及说话,她又将我的内裤脱了下来,下体完全暴露在了外面。她露齿一笑说:"我的丝袜让你那麽兴奋吗?"应晓燕说完调皮地一笑,把一只水晶短袜套在了我的阴茎上,由于袜口很紧,我被勒得有点疼。但应晓燕不管这些,让我背过身趴在地上,又用双长筒袜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牢牢地捆起来。接着,她把我翻过来,一脚踏在我胸口,我胸口立刻感到一股力量压迫下来,让我喘不过气来。她说话了:"让我来蹂躏蹂躏你!叫你知道我的厉害!"那一刻,我兴奋到了极点,阴茎硬了起来。踩了一会,她诡秘地一笑,说:"你準备好了吗?"她轻蔑地一笑,把踏着我的右脚拿下来,甩掉高跟鞋,黑色丝袜脚完全暴露出来。我当时就呆了,已经不知道怎麽好了。丝袜脚在空中停了一下,就一下子踩在我的脸上,黑色的丝袜脚严密地堵住了我的呼吸器官。一股浓重的带有皮革气味同时混着淡淡脚香的气味扑面而来,我忘情而贪婪地吸着她脚上的味道,被丝袜套住的下体直立空中,涨得发痛。我被她压得简直连气也喘不上来了,就想擡头挣扎,无奈手被反绑。应晓燕不管这些,脚下越来越使劲,我头刚擡起一点,就被她用脚使劲压下去。擡头擡了十几次,但都被她的丝袜脚给压了下去。许久,她终于擡起了她那尊贵的丝袜脚,我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,刚想舒服一下,她又立刻踩在了我的口鼻上,我又开始窒息了。如此反複了十几次之多。我被折磨得气力全无。

  她的小脚趾完美到连趾甲都是含情脉脉的,那灵巧的小蛇似的脚趾在我的口腔轻盈曼妙。应晓燕的右足夹住了我的阴茎,时快时慢地在我阴茎上套弄,丝袜的摩挲感更是增添了快感。我在应晓燕丝袜脚的上下运动下发出了呻吟,我的嘴本能地把她的丝袜脚含得更紧了!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我泄了。应晓燕微笑着看着白色浓稠的液体伴随着我的阴茎的抖动喷涌而出。

  就这样,我在应晓燕的性刺激下精液流得到处都是,彻底地虚脱了!

  【完】